梓木

写写小说,画点画


宴会开始先是由李太师的孙女李月和李雪表演舞曲,李月抚琴,李雪起舞,二人配合默契,美轮美奂。


有了第一个,后面的人也就放开了,有吟诗的,作画的,引吭高歌的……其中又以京城才女周璇的诗文和上官紫涵的剑舞最为出众。


周璇是京城世家周家的嫡女,芳龄十六,性格温厚,有世家之风。


慕容怜瑾看燕岭公主对今日的宴会十分满意,当然也对各家小姐们的表演十分满意。心里也就有了数。


在宴会进行到尾声的时候燕岭公主的小女儿苏莹才出现。


苏莹今年13岁,正是爱玩的年纪,苏莹进了后花园就直直的跑到慕容怜瑾的身边。


燕岭公主见是自己的宝贝女儿,立马嗔道:“都多大了,还和小孩子一样跑来跑去,平时乳娘教你的规矩都去哪儿了。”


苏莹吐吐舌头道“母亲,我这不是知道怜瑾姐姐来了太高兴了嘛。莹莹下次不会了。”


慕容怜瑾打趣苏莹:“我还以为你不知道呢,这一天又跑去哪里疯了。”


苏莹一听脸立马就拉下来委屈道:“还不是因为我哥,明明他不想来宴会,非拉着我说给我补功课,诚心不让我来找怜瑾姐姐。”


慕容怜瑾一听就知道自家表哥这是不想娶妻故意躲着燕岭公主呢。


果然燕岭公主听后脸上不悦,“你哥呢,怎么不过来。”


“哥哥和皓轩哥哥一起呢,他说马上过来,我这不是等不了就跑过来了嘛。”


就在说话的功夫苏昂和林皓轩就到了。


苏昂身着一件青色长衣,眉目柔和,更显儒雅气质。林皓轩身着黑色玄服,目光如炬,很是霸气。一个儒雅一个霸气当真是一幅美景。


京城两大美男子出现宴会上的小姐们就按耐不住了。一声声窃窃私语更甚者还有细微的尖叫声。


苏昂走到燕岭公主前请安,林皓轩也行礼。


林皓轩算是京城中的当代传奇人物。林皓轩是林太傅的次子,年仅十九的林皓轩从十五岁便上了战场,四年中少有败绩,谋略武艺十分出众,如同上天赐予的天赋一般。林皓轩自小就和苏昂交好,两人私下都以兄弟相称。


林皓轩前不久刚打完一场硬仗凯旋归来,如今正是春风得意之时,再过一月便是皇上的寿辰,林皓轩常年在外未有婚配,估计这次林皓轩也逃不过婚配之事了。


两人上前给燕岭公主请安。燕岭公主也很是喜爱林皓轩,看见二人心里也有了主意,想着也为林皓轩寻摸一门亲事。


“皓轩今日怎么得空来找昂儿。”


“回公主,前几日皓轩刚刚回京,本想一早就来给您请安,不想应酬繁多,一直拖到今日才来。”


“嗯,皓轩今年也有十九了吧,此次回京可有安排?”


看来姑姑真的是在公主府太闲了,见人就要说媒,慕容怜瑾心里暗暗的想到。


“此事还要靠缘分,不急。”林皓轩看来也是被家里逼紧了。


“这种事情还是要靠自己,家里人再着急也没用。”燕岭公主真是苦口婆心。

#######
酱酱,男主出现了哦(⁎⁍̴̛ᴗ⁍̴̛⁎),更得是很慢,希望大家见谅,梓木会努力更的,争取不弃坑……(。ì _ í。)

开一篇古风小说,随便写写,开开脑洞。 ############(⁎⁍̴̛ᴗ⁍̴̛⁎)



正是三月好春光,京城里一片祥和太平的光景。 天蒙蒙亮,路上还有些许的凉意,小摊贩们早早的摆开了摊。路上人不多,在小贩摊前买了早饭便开始赶路了。


 


日光渐渐明亮,京城也开始喧嚣了。小贩的叫卖声,买家与卖家讨价还价的声音,孩童们嬉戏的笑声……无一不在显示这个朝代的美好。




 与此同时公主府上也在热闹的开宴。 今日当今圣上的胞姐燕岭公主在府上设宴,宴请京中世家朝臣之女,京中的大家闺秀基本上都收到了邀请。




 “九公主,燕岭公主请您到花厅。”燕岭公主的贴身丫鬟茯苓一大早就在府门前候着九公主。 慕容怜瑾下了车就被茯苓直接拦下请到了燕岭公主跟前。




 九公主慕容怜瑾是当今圣上的掌上明珠。自小聪明伶俐,多才好学。容貌继承了其母华妃月容之貌,又带有一丝英气,使其不过分柔弱。




 慕容怜瑾刚进花厅便看到燕岭公主端坐在首位。 燕岭公主作为当今圣上的胞姐未有远嫁和亲而是招了驸马,二人成亲之前便是一对欢喜冤家成亲后很是恩爱,而为这俩人搭上线的就是慕容怜瑾的母亲华妃,二人又是闺蜜,所以燕岭公主很是疼爱慕容怜瑾。




燕岭公主见慕容怜瑾进了花厅,立马冲着慕容怜瑾招手,让慕容怜瑾坐到自己身旁。



“怜瑾,快过来让姑姑看看,这么长时间没见又瘦了。”燕岭公主心疼的道。



“姑姑安康,是怜瑾不好,这段时间母妃的身体抱恙,就忘记来给姑姑请安,姑姑不会怪怜瑾吧。”



“傻孩子,真是辛苦你了,你母妃身体没事吧,这段时间宫中不太安宁,你和你母妃可要多加小心啊。”燕岭公主担忧道。



“母妃身体已经大好,姑姑别担心,我与母妃会小心的。”



燕岭公主慈爱地看着慕容怜瑾说道:“怜瑾,你好不容易来姑姑这儿,不如就在我这里小住几天,陪陪姑姑,你表妹可是天天念叨你呢。”



“好的姑姑,怜瑾也想念绣绣了。”慕容怜瑾微笑着回道。



燕岭公主点点头,忽又说道:“听说你父皇给三公主配婚,你今年也有十五了吧,可看好哪家公子,和姑姑说说,姑姑替你去请你父皇赐婚。”



慕容怜瑾一愣,又低头说道:“怜瑾未有嫁人的念头,况且母妃的身体也不好,怜瑾想在母妃身边多待几年。而且怜瑾出嫁,还是要听从父皇的安排。”



“这你放心,你父皇那么疼爱你,也不忍心你远嫁,就算你父皇让你远嫁姑姑也绝不会同意的。此时也不着急,且再等几年也好,不过有看好的可要与姑姑说啊。”燕岭公主安慰地拍了拍慕容怜瑾的手。



“会的姑姑。”



“公主,人来的差不多了,是否开宴?”茯苓上前询问。



燕岭公主点点头,随即带着慕容怜瑾出了花厅。



燕岭公主在后花园摆的宴,此时人已到齐,燕岭公主携慕容怜瑾一同入席坐于首位。落座后宴会正式开始,声乐谈笑自是不会少的。



慕容怜瑾知道这场宴会是为自家表哥苏昂办的一场相亲会。燕岭公主将会从这些大家闺秀里挑选优秀的女子。



今日宴请的女子也差不多猜到此事,在宴会上更是使出浑身解数,将自己的才艺展示给众人。



一场胭脂风暴正在上演。